葛文耀

编辑:进来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01:17:34
编辑 锁定
葛文耀,曾任上海家化(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现任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会长[1]  。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香化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商标协会副会长、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理事、上海市企业联合会副会长、上海财经大学兼职教授、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顾问团顾问、上海市经营者资质评价中心评审专家等职。
2014年11月21日,上海家化工会将葛文耀及前资产管理部总监王浩荣诉至法庭,称其私设账外个人账户,涉嫌侵占工会资金1700万元。葛文耀对此回应:像是天方夜谭,有人要挑起事端。[2] 
快速导航
名人微博
中文名
葛文耀
国    籍
中国
职    业
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会长
性    别

葛文耀个人经历

编辑
1984年9月 — 1985年3月 上海日化公司计划科副科长
1985年3月 — 1991年1月 上海家用化学品厂厂长
1991年1月 — 1992年6月 上海庄臣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1992年6月 — 1992年10月 上海家用化学品厂厂长
1992年10月— 1996年1月 上海家化联合公司总经理
1996年1月 — 1999年1月 上海家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1999年1月 — 2013年5月12日 上海家化(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3年4月 — 至今 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会长

葛文耀风雨历程

编辑
早在1985年, 刚到上海家化任厂长的葛文耀,就在当时计划经济的条件下,极富前瞻性地意识到,国家不可能对所有的企业一直大包大揽下去,企业这条船早晚都会驶出计划经济的“避风港”。因此,在他领导下,上海家化从八十年代中期就开始以市场为中心来展开所有的经营活动,在全国同行中第一个建立了覆盖各省市的销售网络、到1990年,上海家化的固定资产、销售额和利税都位居全国化妆品行业之首,效益也名列全国500家大企业的前300名,各类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16%,其中“露美”和“美加净”等系列产品还形成了良好的品牌效应
进入九十年代后,宏观环境的演变正如葛文耀预料的那样,国内迅速形成了买方市场的格局,使企业间的竞争日趋激烈,而国际产业资本的介入更是加剧着竞争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1991年 初,上海家化以三分之二的固定资产、大部分的骨干人员和“露美”、“美加净”两个知名品牌同美国庄臣公司合资,由于美方不愿让葛文耀留在外面成为竞争对手,因此作为合资的一项必要条件,葛文耀担任了这家新公司的副总经理。合资公司的老总,即使在今天也是个令人艳羡的职务,何况那还是在九十年代初。
然而,让人们感到震惊和不解的是,前后不过短短16个 月,就在美方要安排他出国学习并将给他房子、车子的时候,葛文耀却萌发了重返家化厂母体的想法。其实,在这个常人觉得匪夷所思的选择背后,所蕴涵的是葛文耀心中那份对民族工业的挚爱和不甘于国有企业逐渐走向衰弱的忧患意识。他深知无论是为了社会生产 力的发展还是为了实现国家的现代化,无论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还是为了社会的持续稳定,都需要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的结构优化和素质提高中发挥主导作用,并在实行和扩大对外开放中成为中国经济参与国际竞争的中坚力量,于是现实和历史的责任又一次把他推上了创业的征程,使他下定了“坚持发展,在开放的中国市场 上,为民族工业争得一席之地”的决心。在他本人的一再坚持下,葛文耀重又成为国企的“当家人”。
然而,此时此刻的家化,实际上已今非昔比。由于合资抽走了精兵强将,输出了名牌产品,甚至连最好的两幢大楼也被划了出去,企业的综合能力和同行相比已经处在劣势。更为严峻的是,也就是在家化参与合资的同一时期,世界十大化妆品公司都已进入中国,他们凭借从全球网络中产生的竞争力大举“蚕食”中国民族化妆品 的市场份额,于是在许多人眼里上海家化的前途显得十分渺茫。然而,敢去中流击水,方显英雄本色。葛文耀并不气馁,他相信只要遵循科学的经济规律、只要全心全意依靠广大职工,就没有搞不好的企业。他毅然斥巨资赎回“露美”和“美加净”这两个遭到外商“冷冻”的民族品牌,此举不仅使上海家化从此失去了连续30年每年可从合资企业得到的1500万元返利,还要一次性再付出600万元的“赎金”,如果没有必胜的信念,是难以有这样的选择的。
重返国企后,葛文耀把主要精力集中在筹资投资、科研开发和市场营销上,带领全体干部职工遵循“发展是硬道理”的思想,直面变革的大潮,顺应市场的需求,深刻把握经济运行的客观规律,大胆探索,勇于实践,逐步确立了四大体系,即人才引进和管理体系、新产品开发体系、市场开拓体系和企业内部控制体系,从而切实 有效地改善了企业经济增长的方式和经济增长的质量,培育出了上海家化强大的核心竞争力。
1998年底,作为上海工业实施大集团战略的重大举措,上海家化对原上海日用化学(集团)公司进行了吸收兼并,在对原80多 个子孙公司进行分类的基础上分别采取了清理调整,制止出血点,推进中小型企业民营化;发展调整进军国内资本市场,多元化投资使未来企业更具有成长空间;战略调整,以化妆品主业发展为平台以其他主业如精细化工、药业等作为再投资发展。在这场大规模的行业重组中,寻求创新和突破的意识也再一次激荡着葛文耀那颗 对事业发展永不满足、永不言退的心灵。他采用核心竞争力相关的多元化模式,在新的家化集团构筑了化妆品、药业、饮料和精细化工四大产业板块,集合起整体优势,使企业的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都得到了显著的增强。集团重组当年,即完成工业总产值27.47亿元,实现销售收入30.56亿元和利润17755万元。
让濒临绝境的企业重又焕发青春,给辛勤劳动的员工带来幸福的生活,使自己领导的企业成为社会正义和善良的化身,让中国的消费者享受到一流的产品,使中国的国有企业跻身于世界强手之林,令世界各地都对“中国制造”充满崇敬和渴望,葛文耀正是用这样的理想和实践,书写了企业的传奇,用智慧和心血书写了生命的精彩。
2007年,葛文耀萌生了发展时尚产业、进军高端消费品市场的设想,与时俱进地更新了企业的发展愿景:“致力于成为时尚消费品的中国代表企业”。并在近年的发展中沿袭此思路,不间断地对现有品牌、产品作出调整。
作为中国最早的民族化妆品企业之一,面对从制造业到时尚产业的转型升级,整个过程中所遇到的挑战可想而知,葛文耀清楚地认识到,要想与跨国公司开展竞争,必须在整个研发、设计、精密制造、终端零售等环节上打造全产业链的竞争力。并确立了转型过程中的三步走战略:第一步,在中国日化市场某些品类上占领一席之地;第二步,在中国市场占据更大份额,并逐步将品牌推向海外市场;第三步,在全球市场上取得一席之地。
为了配合公司战略定位的提升,上海家化采取差异化的品牌经营战略,创造了“佰草集”、“六神”、“美加净”、“高夫”、“清妃”等诸多中国著名品牌,在众多细分市场上建立了领导地位。2008年佰草集品牌成为中国首个走出国门的化妆品品牌,在一年时间内,在丝芙兰香街店内87个护肤品牌约2000多个单品中,佰草集的营业额高居销售排行榜前十位,其中主打明星产品“清肌养颜太极泥”更是排名单品销售前五名。佰草集用实力及对中国元素的精辟把握,改变了中国创造品牌难觅踪影的困局。
同时,葛文耀也敏锐地捕捉到了在中国消费升级浪潮中,时尚消费品的真正含义。他相信时尚产业的本质,只有凭借独特的品牌文化和内涵,才能谋求和实现企业的高端化。2010年,上海家化重新推出中国历史上第一代现代意义上的化妆品品牌——当年享誉香港和上海的双妹品牌,引起了中外媒体和众多消费者的广泛关注,双妹的复兴被认为是价廉物美的“中国制造”向高附加值的“中国创造”升级转型的大胆努力和有益尝试。
在葛文耀的家化版图规划里,上海家化的战略是不但做大众产品的生产商,而是时尚消费品的创造者。双妹只是他规划时尚产业中的一部分,其他构建中的几大板块分别是:化妆品及其相关业务(如佰草集汉方SPA),旅游与酒店业,包括珠宝、瓷器在内的复合产品线。葛文耀显然已将上海家化的参照目标放在欧莱雅雅诗兰黛等全球领先的化妆品集团身上,这些欧美化妆品巨头通过众多品牌形成梯队,而其中定位最高的品牌,对消费者而言,时尚引领的作用已超越具体护肤功能。

葛文耀被免职务

编辑
平安信托称个别高管违法违纪,葛文耀则称平安违约未完成入股时承诺,矛盾最终在顶点爆发。2013年5月11日,上海家化集团召开临时董事会议,决议免去葛文耀上海家化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由家化集团董事、平安信托副总经理张礼庆出任家化集团董事长。
2013年5月16日,备受市场关注的上海家化股东会如期召开。董事长葛文耀表示此前没有处理好与平安的关系,深表歉意,自己会平息事态,并将修复与大股东平安的关系。
因上海家化原董事长葛文耀与公司大股东平安信托内斗牵出的“小金库”问题,日前上海家化披露的整改报告显示,公司正式承认沪江日化为其关联公司,2008年4月至2013年7月,上海家化和沪江日化累计发生关联交易24.12亿元,其中,向沪江日化累计采购金额为14.33亿元,累计销售金额为9.79亿元,这些交易从未经过审计和披露。
在整改公告发布后,葛文耀连发4条微博对事情进行说明,希望为上海家化背书,“我负法律责任”。
12月19日,证券律师严义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实已经涉嫌违法,当时葛文耀作为董事长应该负连带责任,“具体怎么处罚还需根据调查进一步判断,主要是关联交易价格是否公允和资金流向。”[3] 

葛文耀所获荣誉

编辑
葛文耀先生先后荣获连续三届的上海市优秀企业家、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 轻工部劳动模范、上海市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第三届全国优秀创业企业家,2011上海国资委系统新世纪最具影响力先进人物等光荣称号。

葛文耀诉讼事件

编辑
2014年11月21日,上海家化工会将葛文耀及前资产管理部总监王浩荣诉至法庭,称其私设账外个人账户,涉嫌侵占工会资金1700万元。葛文耀对此回应:像是天方夜谭,有人要挑起事端。

葛文耀起诉原因

此次上海家化工会的诉讼源于近期退休职工多次群诉群访,反映退休职工的福利待遇问题。上海家化审计部门由此对退休职工管理委员会资金往来进行审计,发现公司前任领导人私设账外个人账户,私自带走退管会资金使用的相关凭证,涉嫌挪用或侵占工会资金的问题。
上海家化称,葛文耀安排王浩荣以其个人名义在中国银行上海市虹口支行营业部开立个人银行账户,将属于上海家化退管会的对外投资收益等款项陆续转入该个人账户,累计金额达到3077万元。后来葛文耀等经由该个人账户向退管会银行账户退还了部分款项,但剩余的1700万元,至今仍未退还,并且也未出示未归还资金的使用凭证。上海家化此次上诉正是为了索还这1700万元。至于退管会的对外投资收益,主要是退管会曾参股吴江市沪江日用化学品厂。但对于上海家化与沪江日化发生的采购销售、资金拆借关联交易,上海家化并未在年报中进行披露,去年证监会还对此进行过立案稽查。[2] 

葛文耀人物回应

对于上海家化的这一诉讼,葛文耀在微博中作出回应:“说我拿了1700万,像是天方夜谭,反映了发难者为人和不计后果的作风,开了头看你怎么收场。我会奉陪到底!”对于此次工会风波,葛文耀称:“公司行政、党委不出面,让工会出面,始作俑者不仅在公司外,在公司内也会再一次成为笑柄。”
2013年5月,葛文耀被罢免上海家化集团董事长职务,家化内斗事件爆发在公众视线。随后事件不断发酵。去年9月,葛文耀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申请退休。2014年6月,前任总经理王茁离开工作了24年的上海家化。随着原董事长、总经理的双双出局,上海家化正式进入大股东平安信托主导的时代。[2] 
2014年12月12日,一向以微博发声的葛文耀破例接受了《华夏时报》独家专访,风口浪尖上的他淡定表示:“根本没有小金库这一说,退管会这个事情我是想搞搞国资改革创新,二是想为职工搞点理财,谢进来之后就关掉了。至于说退管会的账,账簿就在家化,另外1700多万是从投资企业直接划到退管会。其实银行转账凭证都在那里,我会在乎1700万?[4]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经济人物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