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盖尔文

编辑:进来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0 05:18:5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苏格兰盖尔文,或仅简称盖尔文,属于凯尔特语族盖尔亚支的一种语言。与苏格兰盖尔文同属盖尔亚支的凯尔特语言尚有爱尔兰文曼岛语,三者都是源自古爱尔兰文。苏格兰盖尔文有时在爱尔兰或称为“苏格兰文”(Scots‎),然而这是错误的,因为实际上在苏格兰,所谓“苏格兰文”是用来指另一种属于日耳曼语族的“低地苏格兰文”。
中文名
苏格兰盖尔文
简    称
盖尔文
分布地域
苏格兰
类    属
凯尔特语族盖尔亚支

苏格兰盖尔文传统语言

编辑
苏格兰盖尔文是高地苏格兰人的传统语言;高地苏格兰人是现在主要住在苏格兰高地的凯尔特族群,但在历史上,苏格兰盖尔文曾经是大半苏格兰地区的语言,约在西元5世纪左右由苏格兰人自爱尔兰带到大不列颠(旧称 Alba 或 Albion)的加勒多尼亚(约当涵盖今天的整个苏格兰);在这里,苏格兰盖尔文取代了皮克特人的皮克特语。一直到15世纪末,盎格鲁人仍然以他们的语言称苏格兰盖尔文为“苏格兰文”(盎格鲁语:Scottis‎)。然而在16世纪初期,苏格兰盖尔语却变成盎格鲁人口中的“爱尔兰语”(低地苏格兰语/盎格鲁语:Erse‎),反而“苏格兰文”专门被用来指称“低地苏格兰文”。无论如何,苏格兰盖尔文已经在苏格兰文化占了相当重的地位,对于那些苏格兰人,不管他们会不会说苏格兰盖尔文,这个传统语言都已经变成苏格兰王国的重要文化(虽然其他人可能仍只把它当成一个地方性的语言)。苏格兰盖尔文有丰富的口说(beul aithris)与文学传统;持续好几百年,苏格兰盖尔文都是苏格兰高地氏族(the Highland clans)承传吟唱诗歌文化的语言,也因此苏格兰盖尔文的保存对于苏格兰的政治相当重要的:苏格兰盖尔文传承了前封建时期的律法习俗,也就是 tuatha 和 duthchas:tuatha代表“子民”,duthchas代表“这块土地的未来”;也因为靠着这样母语的传承,苏格兰高地人才能有一股坚持,反抗以低地为中心、说着盎格鲁语的低地苏格兰政治,一直到之后苏格兰政府与英格兰的年,苏格兰盖尔文都是苏格兰高地氏族(the Highland clans)承传吟唱诗歌文化的语言,也因此苏格兰盖尔文的保存对于苏格兰的政治相当重要的:苏格兰盖尔文传承了前封建时期的律法习俗,也就是 tuatha 和 duthchas:tuatha代表“子民”,duthchas代表“这块土地的未来”;也因为靠着这样母语的传承,苏格兰高地人才能有一股坚持,反抗以低地为中心、说着盎格鲁语的低地苏格兰政治,一直到之后苏格兰政府与英格兰的伦敦西敏市联盟、合并,这样的坚持都仍然还存在。纵使之后1746年的卡洛登战役与“高地驱赶”对于苏格兰高地人残害甚深,威胁到苏格兰盖尔文,但前封建时期的态度仍然可以在19世纪末高地土地联盟的控诉与要求中端倪出。

苏格兰盖尔文高地盖尔文

编辑
苏格兰盖尔文更正确的称法应为高地盖尔文,以与现已灭亡的低地盖尔语做区别。低地盖尔语是低地苏格兰人来到苏格兰低地之前,存在于当地(苏格兰南部)的语言。但实际上来说,这两者在地志分布上来说,并没有很清楚的南北地理分界。

苏格兰盖尔文18个字母

编辑
书写现代苏格兰盖尔语共有18个字母:A, B, C, D, E, F, G, H, I, L, M, N, O, P, R, S, T, U‎ 以前的字母中,没有 h 这个子音,但现今则都用 h 来表示子音的轻化(以前子音的轻化是在该被轻化的子音上头加上一点来表示)。

苏格兰盖尔文以植物的名称来命名

编辑
传统上,苏格兰盖尔语的字母部分是以植物的名称来命名:A - ailm‎“榆树” B - beith‎“桦树” C - coll‎“榛树” D - dair‎“橡树” E - eadha‎“白杨” F - fearn‎“赤杨” S - suil‎“柳树” T - teine‎“金雀花” U - ur‎“紫杉” 例如 A、B、C、D 分别是 ailm‎“榆树”、beith‎“桦树”、coll‎“榛树”、dair‎“橡树”等等,但现在已经不依循这样的传统规则。

苏格兰盖尔文不同的发音

编辑
和爱尔兰文相同,苏格兰盖尔文的子音会随着其前后的母音而有不同的发音:爱尔兰文与苏格兰盖尔文都将它们的母音分为宽[母]音(leathann‎)与窄[母]音(caol‎),宽母音例如 a、o、u,窄母音例如 e 和 i。而每个子音又依照其前后母音的宽窄有宽窄的发音变化,发音规则是:caol ri caol is leathann ri leathann‎“窄对窄,宽对宽”;当子音前后母音皆为窄母音时,该子音变为窄子音(颚音化);当子音前后母音皆为宽母音时,该子音变为宽子音(软颚音化)。因此依照前后母音的宽窄,t 这个子音就同时有宽与窄的不同,例如 slainte‎ /slaːntʃə/ 里的 t 前后母音皆为窄母音,其发音即为窄音的 t;而 bata‎ /paːtə/ 里的 t 前后母音皆为宽母音,其发音即为宽音的 t。也因为这个规则,故每个子音前后的母音的宽窄要一致,例如苏格兰盖尔文的复数字尾通常为 -an‎,如 brog‎“鞋”/proːk/ 的复数为 brogan‎ /proːkən/。但因为要符合子音前后母音宽窄需一致的规则,故像 taigh‎“屋子”/tʰɤj/ 这个字的复数型即为 taighean‎ /tʰɤjən/:两者复数字尾 -an‎ 和 -ean‎ 的发音是一样的,后者 -ean‎ 的 e 只是为符合子音前后母音宽窄要一致的原则。然而苏格兰考试委员会从1976年开始,对字的拼法做了部分的修正,例如现在苏格兰盖尔语的过去分词的字尾一律是 -te‎(如 togte‎“被举起的”,但它以前的拼法是 togta‎)。另外由于在口语中,非重音的母音常会被省略,因此非正式的书写里,也常会把这些非重音的母音省略掉,如:Tha mi an dochas‎“我希望” > Tha mi 'n dochas‎ 虽然苏格兰盖尔文的拼音规则复杂,但熟悉之后就会发现,它与英语的发音比起来实在是规律太多,只要注意不要将别的语言的拼音习惯带进苏格兰盖尔文的拼音规则即可(例如苏格兰盖尔语的人名 Seonaid‎ /ˈʃɔːnɛtʃ/ 就常被英语的惯用者念错)。发音苏格兰盖尔文字母的发音与其他欧语类似,例如像爱尔兰语、斯拉夫语族、和罗曼语族一样,它的子音 t、d,及大部分的 n 都是发齿音,而非英语或其他日耳曼语族的齿龈音;跟意大利语的 r 或西班牙语的 rr 相同,苏格兰盖尔语的 r 发齿龈颤音(除了轻化后的窄子音 r 以外)。跟冰岛语(以及中文)一样,苏格兰盖尔文的 b、d、g 全都是无声的非送气音,而子音 p、t、c 则是无声且强烈的送气音(在字首为后送气音,字尾为前送气音)。较特别的是,在苏格兰盖尔文里,当字首的重音节塞音之前为一个鼻音子音时,此重音节的塞音会变为有声子音,如: taigh‎“房子”的发音为/tʰɤi/,但加上定冠词变为 an taigh‎ 之后的发音是 /ən dʰɤi/;又如 tombaca‎“菸草”的发音是/tʰomˈbaxkə/。此外轻化后的子音有特别的发音:bh 和 mh 发 /v/;ch 发 /x/ 或 /ç/;dh、gh 发 /ʝ/ 或 /ɣ/;fh 永远不发音,除了三个例外:fhein‎、fhathast‎、和 fhuair‎,分别发 /h/。以上均在子音后加上 h 以表示轻化后的子音,但轻化的 l、n 和 r 并无特别的拼法
词条标签:
语言 字词